mmmmmaud

带鱼(短打,伪意识流)

    青岛总是这样,郑云龙想。

每到夏天天就是蓝蓝的,北方城市,就算是在海边也是干燥的,吹着微凉的海风。青岛很奇怪,明明这么热,但是风确是凉的。内蒙会不会也是这样?

   经历了繁重的工作之后郑云龙难得的可以小小的休息一下,不得不说,比起其他城市,家乡总是可以让人沉下心来,就像是在朋友家里总是难以真正放开。


    青岛的即墨是个好地方,那里很安静,适合去思考。说起思考,难免会让一个山东大汉有些嗤之以鼻,这个词真心不够狂劲,但是郑云龙心里很乱,也勉强用一下这个不够狂劲的词语好了。

很香,是煎带鱼的味道,说实话郑云龙可没在别的地方吃过这么好吃的煎带鱼,只有青岛,只有山东。就像那个人,过了十年还他妈无可替代。


     即墨的房子有些空荡,常年没人来住。郑云龙边吃着带鱼边想,淦,屁股好疼。


     自从那一晚从上海逃回青岛后烟也许抽了得有两三条,但郑云龙心里仍是直膈应,他知道,他是个唱歌的,但他并不像大部分人那样精心的去保护自己挣钱的玩意,也许之前他也是养生朋克中的一员,但自从演了谋杀歌谣后仿佛有些不一样了。之前一直没能直视的感情现在能看清了。

       郑云龙用筷子一直在戳那可怜的鱼,带鱼紧实的肉都被一点点戳开,就像之前的十年人生,一点一点散开在他眼前。

       那是最好的十年,色彩绚烂,温暖明亮,回想起来就算是最灰暗的时候也是暖色调的,哦,还有那个人,他的老班长,那十年就像是大师手下的得意作品,比起野兽派更像是印象派,那么美好又那么模糊。而阿云嘎也是模糊的,郑云龙虽然可能不情愿但也必须承认,他有些美化阿云嘎,但这是不可抗力,美好都是朦胧的。

       其实郑云龙也并不抗拒和他的老班长发生点什么,相反的,他很喜欢,甚至期待还能有下一次,都是20郎当岁,玩的最开的时候,可是他们的“爱意”却是长久的,稳固的。一夜情并不可能发生在他们身上,发生了这种事情,要不就一起过一辈子,要不就一拍两散,再也不见。郑云龙明显不希望是后者,但如何去爱,我的意思是,真正的相爱,郑云龙不明白。要是突然让你和一个和你当了十年的老铁搞对象你也不知道咋搞,这日常,咋看都不像爱情。


       话说到这就有点酸溜溜了,男人这种动物,无论你是南方北方,国内国外,只要你还是个正常男人,都不会像个小姑娘一样反反复复来回捣鼓。干就完了,biang的,郑云龙猛的扔下筷子拿起手机,要是阿云嘎同意那就直接出国扯证,不行老子就待在上海,这一辈子不去北京。

        刚把手机摁开就看见“您的好友阿云嘎发来99+消息”和未接来电58通。郑云龙点开消息,最下面发的是“大龙,开门。”



       可怜那一班带鱼被戳的稀烂,可是郑云龙知道 ,他马上回再做新的一盘。

   

   


未来,where?
我,where?
my darling,where?

占tag致歉


真的是,,,,,我一大学生,舍友内蒙的。然后我们玩的可好可好,别人都说我俩大橘已定(但其实只是好朋友),她是蒙古族我是青岛人,本来没觉得什么,自从看了声入人心吃了云次方后我怎么看我那同学怎么不对劲,我该怎么办。。。。。。

本来我都笑了她口音好几年了,还说她语文是羊教的。现在竟然觉得挺可爱?!咋治哦。biang的

摸鱼。。。那个漫画有参考。应该是某一期洛基女士。。还有我喜欢的友谊的状态。。。

为了喝个喜茶排队排了30分钟了,,,我之前还奇怪为什么收银员姐姐重复问我“只买一杯吗”等半个小时就等一杯也实在是,,,,,,我刚才看见一个人一口气拿了6杯走,果然我也应该一口气喝一个遍呢!

歪日,就这两张能放了。其他的都屏蔽了,,,,哭哭

啊,今天突然看到了寻龙诀。

丁思甜和杨雪莉真的配一脸(๑• . •๑)

青涩的王凯旋是真滴可爱ớ ₃ờ。

“你在看什么,法斯前辈?”

“没什么,只是想起了某一个冬天。”

世间无限丹青手,一片伤心画不成

从凌晨4-30到现在,画的好累,在天台坐一会吧